Brine

独厨普厨,芋兄弟,黑白独,黑白普,此外雷其他关于独,普的cp,第五人格左社谢谢,多多指教

【社园】在危机时刻出现

#ooc有私设有
#社园注意
#文笔渣慎入

  女孩的啼哭声将皮尔森从梦中惊醒,他灵活地翻身下床,披上缝着补丁的外套,顺手拿起桌上的手电筒循声冲进夜色中。
  穿着绿色背带裤的女孩慌忙后退,平日里戴在头上的草帽落在地上,被风吹开数米远。面前的恶狗磨蹭着牙,一声声低吼从喉咙中传出。豆大的眼泪顺着女孩的脸流下,她感到无助与恐惧。本想着夜晚在离孤儿院不远的花丛中摘下几朵小花,送给平日精心照顾自己的慈善家,谁知刚出门不远却被一条野狗挡住了去路。那位慈善家曾告诉过她,遇见野狗是不能跑的。但她又能有什么还击的办法?女孩慌了神,祖母绿眼睛怔怔地看着前方,像木头一样伫在原地。

『他』会来吗...女孩想到了那位头戴贝雷帽的男人,心中燃起一丝希望,但很快被自己浇灭。
不会的...『他』现在应该在休息吧...

女孩闭上盈满泪水的眼睛,等待着尖牙刺破肌肤的疼痛。
“喂,快滚。”富有磁性的声音打破夜晚的沉寂,女孩闻声惊喜地睁开眼睛,一束光将小道照亮,身披补丁大衣的男人挡在她的面前,把受惊的女孩护在身后。野狗被手电照得惧怕,夹着尾巴窜进黑暗。
“没事了,克利切会保护你的。”皮尔森抱起女孩,捡起草帽戴在女孩头上,“回家吧,丽达。”

『手电照亮了回家的路,女孩在男人的怀中酣然睡去』

----
 
   “当心!”不知是谁喊叫了一声,让正在专心破译的园丁吓了一跳,回头看去,监管者正在向她逼近。该怎么办?艾玛看着离他仅有咫尺的刀刃,死亡的气息让她感到恐惧,顾不得方向慌忙逃窜。她在心中期许,期许这个监管者可以改变目标,让她逃过一劫。但在这物欲横流的庄园里,又有谁愿意出面,帮她挡下这尖锐的刀刃?
“嘶...伍兹小姐,快跑!”衣料被划破的声响和男人的大喊在园丁身后响起,还没来得及回头感谢,便有一双手将她猛的往前推了一把。
皮尔森何尝不感到恐惧?但为了伍兹小姐,一切都值得。皮尔森忍着伤口的疼痛,拿起身上唯一一个算得上防具的手电筒,将光投到监管者的脸上。
“喂,大个子。别光欺负女孩,有本事就来追克利切吧。”

『艾玛·伍兹在克利切·皮尔森的掩护下成功逃脱』

“谢谢您保护我,皮尔森先生。”名为艾玛·伍兹的女孩从自己精心照料的花园中摘下一束花,送给在比赛中救了她一命的皮尔森。被感谢的家伙接过花束,得意洋洋地扬起头,拍拍自己的胸脯,一脸自信。
“克利切会在危机时刻出现,保护伍兹小姐!”

今天也是皮断腿啊

¥欺诈组友情向注意
¥ooc有
¥幼儿园文笔慎入

“嘿,瑟维。”尽管身为见多识广的大魔术师瑟维,在面对突然从面前窜出来的慈善家克利切时还是吓得手抖校准失败。电击使瑟维被迫停在原地数秒,在此期间不忘瞪着失误的罪魁祸首。后者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转了转手中的手电筒。心脏加速跳动了起来,瑟维活动了下刚刚缓过来的四肢,正想抬头告诉克利切分头跑的计划时,留给他的只有空荡荡的地面而已。瑟维没有破口大骂已经是很好的了,他回头正好看见举着火箭筒朝他冲来的裘克。
该死的。
瑟维在心里骂了一句后便匆忙离开解了一半的电机,放出幻影借助短暂的隐身时间和墙壁的遮拦绕到火箭筒狂人的背后。对于逃脱追击,老狐狸再拿手不过了。监管者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瑟维狂跳的心也终于平静下来。正当他打算继续破译时,警铃声响彻整个庄园。
队友真是给力。
正当罗伊往大门跑的时候,遇到了正面冲来的裘克。魔术师感觉自己倒霉透了,来不及躲闪,罗伊放出了一个分身。现在的监管者貌似视力都很好,裘克无视掉幻影,狠狠地捶了罗伊一下。要命。还在隐身中的魔术师直直跪在了地上。罗伊感觉糟透了,结束这场游戏他一定要去要求改掉隐身中受到攻击会被震慑这个规矩。
“站着别动,我去帮你!”站在门口的慈善家发出了一条消息,然后提起他的手电往瑟维这赶来。瑟维趴在地上,看着监管者往门口走去。“快走!”
“哟,瑟维,克利切来救你了。”慈善家出现在魔术师面前,蹲下治疗他。
“我说,克利切…这个裘克好像带了一刀。”瑟维记得倒下前瞥到了一丝红光。
“嗯?那有什么,他现在不是没过来…啊!”
随着一声痛呼,信心满满的皮尔森先生停止了治疗,转而拽着腿上的东西。哦,一只长相秀气的小狗。
“克利切,跑!”瑟维看见了监管者的影子,朝着沉迷与狗“玩耍”的慈善家大吼。
事实证明,火箭的速度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克利切倒在了地上。
一刀屠夫惹不起。
结局是罗伊先生被捆上了椅子,而慈善家先生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友好地看着他。
“没想到这一局会是一起飞啊。”
没人希望这样。

【芋兄弟】顾客与花店店主

最近路德维希有些不解。不知道是第几次遇见那个人。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个人每个星期六都会来到自己的花店,买相同的花。
不出所料,他又来了。银白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十分显眼。和平常一样,脸上挂着标准的笑容。
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使路德维希不自觉得心情愉悦嘴角上扬,朝他点了点头。
“那么先生,今天还是要买薰衣草吗?”
路德维希摆弄着手里的花。
“啊,不。”那个男人挠了挠头,始终没有和路德维希对视,“其实我今天来...是想买一束白玫瑰。”
意料之外的回答,思维停滞了几秒,随后发觉到了他今日的不同。穿得整齐的西服。
大致了解了几分,着手准备起来。

“今天穿的很精神。”路德维希将精心包裹好的花束递给他。
他接过花束,凑近闻着白玫瑰特有的清幽花香。“毕竟是要去给喜欢的人表白啊,这么想起来还是有一些紧张啊kesese.”
“我想,是时候提前预祝你的成功。”
那位先生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比平常更加具有吸引力的笑容,他的赤色双瞳与路德维希的对上,说出了令路德维希倍感吃惊的话:“我想,成不成功还是得你来决定啊——我喜欢的人。”
阳光透过玻璃洒了进来,将花店笼罩在温暖下。路德维希不清楚自己现在究竟是什么感觉,但他可以肯定,表白绝对成功了。